Null

Wheeeeeeee!

【马耳东风·生查子】爵迹ABO鹿东(邪教)〇六

【〇六】跋

  后来,吉尔伽美什和漆拉也有了一个孩子,是个白色鬈发的Ω小姑娘,名字叫“仪真”。

  吉尔伽美什和漆拉往往前一天还跟仪真三人在被窝里一块讲睡前故事,第二天早上偌大一张笼金拔步床上就剩了小小一个她。

  左瞄没人,右瞄没人。

  不是躲猫猫。

  闭上眼睛用魂力感知一下。

  不在绿岛上。

 

  “哇————”马上开嚎。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东赫。睡眼惺忪,穿着莨纱睡衣的东赫。

  他的怀抱里有温柔的气息。仪真说。

  是不是每个有过孩子的Ω都会有那样的味道?她想。你看,漆拉是爸爸,身上也有这样的味道,但是一样同为Ω的银尘师哥就没有。他身上的味道像不甜的刨冰花。

  谁说没有了。

  许多年后,麒筠玉很认真地和仪真探讨这个问题。明明就有,哎呀我都十五岁了每次旬休从学校回家他和老爹就抱上来,哇,那一股擦了雪花膏的味道!我说了多少次都不听,感觉就像从军回来一样。有句诗怎么说的,“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

  麒筠玉玩着自己银灰色头发扎成的一条大麻花,尾端系着银尘亲手打的络子,年轻的α少女一举一动就像银尘.jpg变成了银尘.gif。

  哦!仪真小时候的头发都是东赫师哥给弄的。漆拉太忙了,自己的头发都从来不扎也不盘。东赫师哥会的很多的,双丫髻、蝎子辫,发根处插进两只镶玉点翠的金蝴蝶。那是老爹上次出差带回来的。

 

  刘海长了得剪剪,东赫正对仪真,仪真垂下头,看他锁骨处挂着一块小水晶坠子。里头的似乎是……拓印的一枚……小孩子的指纹?

 

  不久后,那个坠子挂到了自己身上。穿绳上还沾着东赫心口的血。

 

  “师哥也有小孩子?”仪真垂着眼睛问。

  “有啊。好几年前就有啦。”东赫挥剪,仪真视线被碎发遮挡,扫着睫毛很不舒服。索性东赫手快,几下刀磨发丝声过后视线便重回一片光明。

  “师哥以前也这么给自己的小宝宝梳头吗?”

  东赫手蘸玻璃罐内的榆皮刨花水,仪真头发有些打结,抹上去便能全无疼痛一梳到底。

  “因为一点事一岁多就分开啦。现在在老家亲戚身边。”他梳着她的头发,边在首饰盒里挑选和衣服相配的头饰。

  你的丈夫呢?这个仪真没有再问。有些事情不需问就已经得到了答案。

 

  “如果阿真以后遇到了小哥哥,就把他带来见见我吧。”东赫道,“他叫茸谨,比你大两岁……他是七月份生的,应该是大两岁五个月才对……”

  

  此时,十八岁的仪真对面是二十岁的茸谨,二人坐在自己开的酒楼里,茸谨握着自己的手在看手心里掌纹的门道,嘴里念念有词,时不时伸出修长竹子似的手指摩挲着自己手心。

  这个什么都不会就专精两张嘴皮子功夫的男性,正是帝都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呸!满脑袋除了包袱段子就是花花肠子的人,哪里值得姑娘们托付终生?

 

  妹妹这么美的一双手是因为什么如此粗糙?哪个男人如此不懂得爱惜,也舍得这双手去做那些腌臜的苦力活?

  你到底是看相还是来拿我寻开心来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买酒的钱还是一分不少都给我付清!秒杀上至九十九下至九月九女性的杀手锏在仪真这里完全不起作用。

  哎呀妹妹这么漂亮眉毛竖起来可不好看啊!要不要——嗷嗷嗷嗷嗷你打我做什么?!

  偷划掉账本上的记录你以为我发现不了?算命的本事没两个漂亮话倒是会说!难怪那些魂术学校的女学生们都说“此生但求一睡茸谨先生——”颜好手美低音炮了不起?!明明可以用能力吃饭偏偏要靠脸?!你爹你爸要是知道你在干这个非扒你一层皮!

  我爹?

  脸上一贯挂着的潇洒和顽劣全数在瞬间崩塌成碎渣渣。

  小妹妹,你说笑话呢?我父母双亡有车有房,你上哪儿告诉我爹去?一坛黄酒!不要多的,你今天撞我枪口上了。

 

  再数年,格兰尔特的历代王爵使徒公墓里,一座墓碑旁高大的青年喝的酩酊大醉,大雨倾盆的盛夏时节里茸谨脸上的泪和雨混在一起,看到仪真后一呼噜脸上的汤汤水水,招呼性的笑笑。

  比哭还难看。

  我谢谢你当初没直接告诉我,真的。

  他说。

  我现在这心啊,哇凉哇凉的啊——

  习惯性无厘头的潇洒青年,不知是奉献着自己的幽默细胞还是麻痹着自己的内心。仪真从怀里掏出一只盒子,盒子内衬着丝绒,一只锁骨链静静躺在里面。

  师哥,对不起,我还是没能带他来见你。

  锁骨链换了穿绳,仪真拿足银打的项链,把剔透的水晶串在中间。

 

  茸谨接过戴在了脖子上的那一刻,帝都连着下了半月的雨停了,阳光从深厚的云层里照射下来,围绕着格兰尔特的拉尔勒恒河上像撒入了一把金子,艄公支起两头尖的双桅船纱篷船,招徕着立马把雨伞换了阳伞的帝都女孩们,看她们呼朋引伴坐上船游赏雨后新晴,和年轻的男孩门对着半挑衅半调戏的歌。

  

   你接下来想做什么?还算你那半吊子的卦吗?仪真问。

  不算啦——

  那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啊……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等哪天我就带着一襟昆仑风雪,怀抱俏丽佳人~来找你。

  ……好啊。

  那么,就此别过了。

  青山绿水,后会无期——

END


ps:

麒筠玉:麒零和银尘的长女,α,长相肖似银尘。

评论
热度(2)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