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Wheeeeeeee!

【台风】棒棒糖和维也纳

壹︿( ̄︶ ̄)︿

军校居然放假了。

  在万物苏醒,草长莺飞的三月。

  听到这个消息的还在训练场上挥汗擦泥的学员们脸上都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说是上级给的批准,军校的学员也要给予一定的休整时间。

  时间不多不少,七天。

 

  七天。打靶刚刚十环全中,志得意满的小少爷甩甩汗湿的刘海挑着眉笑。

  日薄西山,有人在他视线范围边缘处,似乎是居高远眺。那人背后是万顷蓝染天空伴数道橙紫云霞。阴阳交接,日月同辉,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明台自由恣意惯了,端了一大搪瓷碗的饭爬上做了学校围墙的旧城墙,觅得一个空位,和座位旁的一个人。

  “吃的习惯吗?”话音响起,一并飘过来一股甜味。

  荔枝味,还是水果糖的,十几岁中学小姑娘最喜欢的那一种。明台一嗅,得出以上结论。

  “还好。”不习惯也习惯了大半年了。嚼着饭咕哝。

  “这几天打算怎么过?”声音转过来,处长娃娃脸的一边鼓起一个包,连着一根短棍,然后把凸起换到另一边。王天风单手支在膝上,手掌撑着半边脸问。
  头往一侧歪成好看的角度。

  “这属于私人问题。”明台回答,却并不隐瞒,“去维也纳。”干脆利落,不是一时兴起。

  棒棒糖换到另一边。手掌撑下巴,头转向还剩半个的太阳。“跟谁一起去?”

  有点泛桃花的细长眼睛微微眯着,“老师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去?”语气里彰显着抓住敌人要害似的得意。

  “约会的吃饭的看电影的女朋友你都不缺,会少一个一起去玩儿的?”哟,看来是吃了饺子,蘸的山西老陈醋。就是这个味儿啊!

  “没错。”明台咽下最后一块烧土豆,“的确有人。”

  “谁阿。”王天风自然而然接到,“于曼丽?”

  明台碗筷一收,“报告老师,我去洗碗了。”拍屁股起身。

  不小心从裤兜里掉出一张折叠了的纸片。

  “接着。”处长抛出一个小物事,明台隔着十几级台阶稳稳接住。

  “你不是不要别人用过的东西吗?”

  “这个又没有!”

  青年摩挲着糖球上残留着的另一个人手指的温度,彩色玻璃纸的棒棒糖放进衣兜里,胸口的那一个。

  傍晚的天给围墙上的人画了个完美的剪影,恰到好处地掩盖了他脸上赛过晚霞的红晕。

贰︿( ̄︶ ̄)︿

  离机场检票还有五分钟,有人自身后拍他的肩膀,“老师也在?”小少爷的语气是理所当然的惊讶。

  “嗯……这个拿好。”王天风将一支手枪塞进明台羊绒大衣内侧。“以防不备。”

  小少爷并没有接,比年长者高了快一个头的他微微俯身,“票拿了没?”吐息间散着早上喷的古龙水的气息。

  突然思维延迟的男人机械地点头。

  “走吧。”青年探出手,伸进男人有点陈旧的大衣里,提醒地搂了搂他细瘦的腰肢,恶作剧似的捏了一把。

  感觉真好。临登机时,无意识舔着嘴唇的明台把女服务员给惹了个大红脸。

  一贯果断狠辣的毒蜂许是被自己酿的蜜给齁着了,身体深处的里世界已经开出了满满的花,一朵一朵,粉色的。

  “两位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吗?”空乘小姐推车走过来,笑容可掬。

  “一杯红酒,一杯香槟。”王天风要回答,却被外侧的人抢了先。

  “好的。”小姐柔柔答应,手法完美娴熟。

  盛着深红酒液的玻璃杯经由修长手指递到自己面前,遂一笑接过,“这里面不会掺了什么东西吧?”果然是老家伙,只呆滞了一下就回归常态。虽然这个一下有点久。

  “您猜。”

  年轻的少爷一手端杯,一手抵在他身后的飞机舱壁上,笑的春风得意。

叁︿( ̄︶ ̄)︿

  异国的街道上,再次到黄昏。

  明台建议去圣彼得教堂,却没得到王天风的赞成,“我不信洋教。拜那些完全是求心理宽慰。”

  “好巧,我也不信。不过我还是想去拜拜,多一路神仙保佑嘛。”明台见他执意拒绝,便也作罢,“那老师等我一会儿,我去跟耶稣打个招呼就出来。”

  他一出来,便看见王天风笑着躬身抚摸着一位金发小姑娘的脸,他蹲下身,去拭干净小姑娘因不慎摔倒而弄脏的衣裙,把手里精致的手工糖放进她怀里。桃心形的玻璃罐子,里面的糖五彩缤纷。他蹲着,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兴许是唯一一件体面的大衣沾上灰尘。自然而然,甘之如饴。

  他看到他,便以手势向小姑娘道了别,快步行走带起风,把衣摆吹成鼓鼓的一对大翅膀。

  “老师喜欢小孩子?”走着走着,明台牵起王天风的手。十指相扣的牵法。

  “嗯。”

  “那为什么,不试着成个家?”青年问的话带着难得的小心翼翼。

  “干这一行,结婚生子是害了人家,也是累赘。”畏寒似的拢了拢颈间的围巾,“而且……也一直没有机会去遇到合适的伴侣。”

  感到手指间突然而至的紧缩,像努力握着容易流逝的东西,便回应着那股力量,两只手彼此较着劲,互相关节泛白,却不松开。

  “等时局稳定,老师去领养个孩子吧。那样平日里也有人身边卖乖撒娇啊,”明台说道,“家里还能照顾着您。”

  “我一个人带孩子估计忙不过来啊。”王天风遗憾叹道。

  “不。”明台突然面对向他,“是您去福利院抱来,我跟您一块儿带。”

  是甩去了平日里自负骄纵,玩世不恭的严肃认真。如闻惊雷的男人猛抬头,见青年微弯的眼中蕴藏着令人沉溺的星辰大海。

  “你得和你的女朋友们吃饭约会看电影,哪有多余的时间?”理智被燃烧的毒蜂拼尽全力喃出,笑容极其勉强。

  “是啊,可是我还缺一个啊。”

  青年回答的理所当然,“我还缺一个。”

  “缺一个给我出任务,跟我一起旅游,把自己宝贝给我还怕我嫌弃的,我想他跟我生活一辈子的人。”

  老师踮了点脚,把自己高大的学生的头搂到肩上。

  “好了,”青年顺从的弯腰,“您眼泪可都砸我脖子里了,这可是三月,凉啊~”

小明使用了技能【max男友力】 (๑•̀ㅂ•́)و✧

                 激活了老师的被动技能【少女心】 ˚₊*(ˊॢo̶̶̷̤ .̫ o̴̶̷̤ˋॢ)*₊˚

评论(15)
热度(99)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