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Wheeeeeeee!

小少爷,手表才是王老师的本体阿鲁!【台风】

今天万圣节,就给自己一口英灵老师和老明台的糖玻璃吧!

他缠绵病榻许久,却是寿尽而终。

  抗日的老将,军装礼服上一排排的勋章像是半面华丽的护心镜。

  面容安静慈祥,遗体盖着五星红旗,头畔卧着一块手表。瑞士产的机械表,很有些年头,已经坏了。

  在他生命停止的那个早晨,手表“珰”地一声,伴着生命体征监测仪尖锐的鸣叫,指针永远的停在了一个时间上。

  然后,他的身边来了一大群人。有年迈的妇人哭地撕心裂肺,年轻的男女们含泪呜咽,小小的孩子哭嚎着大喊“爷爷”。
  只有一个人隔了段距离远远站着。

  那人穿着不合时代的衣服,像是国军的军装,脸色青白,表情木讷,眼睛却通红。细细看,眼珠也是红的。
  但没人看得到。

  是厉鬼。

  鬼就那么站着,不上前不退后,它的角度刚好看得到那具老人的遗体。

  那鬼长相倒是顶顶地好看,个子不高,身材偏瘦,脸很圆,红眼睛也很圆。站的直挺挺,努力不让自己浑身颤抖表现的过于明显。

  可是眼泪是怎么也止不住。像流过深红玛瑙的露水,极致魅惑。鬼稍稍歪着头,如释重负地笑着,红玛瑙弯成红月亮,最终在虚空中消失。

  奈何桥上,老人走到孟婆面前,拒绝了那碗鲜美的汤。

  “先生,还是请喝了吧。在下与先生一位故人有约定。”孟婆看着他的生死录,削葱根似的手压下最后一页。

  “什么?”

  “那是好几十年前了,死的是个当兵的,脖子上一块伤,半个身子都成红的啦。”孟婆温和地说着,“他说——”

  “要是以后遇到一个叫‘明台’的,千万要让他把这汤喝下去。绝对要喝下去。”

  “哦,这样。”老人了然的,“那他呢?他喝了吗?”

  “他呀。”

  “死后誓言,轮回相抵。”王天风自愿化为厉鬼,封于一器之内,护心上人一世平稳安康,永充供养。人离世之日,魂消弭之时。

  “我知道了。”叫明台的老人接过那碗已经凉掉的汤,混着砸进去的浑浊老泪,一饮而尽。

  孟婆接过手里见底的白瓷汤碗,碗底绘着工笔的大红石蒜,望着踽踽独行忘尽前世的逝者,悠悠喃着:
  “下一位。”

  我喂自己玻璃渣,甩着眼泪鼻涕笑哈哈。(孩子写BE老不改怎么办?多半是单身了,找个帅哥美女做情缘脱团就好了。)

评论(19)
热度(39)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