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Wheeeeeeee!

脑洞清奇的小马周边😂😂(估计也就止于脑洞了)
Shake you tail~

2 8

狱都事变
狱卒oc
阎魔厅的人外狱卒

蒙古狼,性别不明,灰黑色(草上霜)妹妹头发型,灰白脸,琥珀色(非常显著狼瞳孔颜色)眼睛,灰黑色尾巴。
武器是长枪和藏在衣服里的小暗器w

7

孤枕难眠。

1 12

眼桃家齐霍家的角二代们~

23

女装霍星,民国袄裙和妹妹头很搭呀~

12

【自由中心】漫漫喵生路(上)

一个自由视角的小故事,主吉漆多cp,保证甜,不甜不要钱

【漫漫喵生路】
【一】
我叫自由,我是一点也不自由的自由。我连定义自己名字的自由都没有。
我的名字是三个外地人起的。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颗大力丸,每个人的大力丸还都不一样,其中一个人把他的大力丸在我面前晃,问我:你渴望力量吗?
我点头,也可能是别的表示认可的动作。
然后我就看见自己变成了像是动物吃的太饱后从体内排出的一股气体,大力丸的主人说:以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是最厉害的,在这片土地上。当然——
他话锋一转——
除我们之外。
我?
我伸出手想真真切切看看自己的变化。然而却什么都没有。
我是谁?我问。虽然我并不能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
你叫自由...

2 23

【自由中心】漫漫喵生路(下)

(接上)
“是你呀。”
两个白色骨瓷小盘放在我面前,一个里面是温热的牛奶,一个里面是一些鱼干。
老白毛像招待客人一样招呼我。
实话说,他待我的方式比金毛毛细致而专业的多。但也许是先入为主的情感作祟,我还是更喜欢金毛毛一些。现在愿意搭理老白毛,完全是因为爱屋及乌。
这个“乌”还是“前乌”。
我奇怪问他,既然你那么喜欢金毛毛,为什么要把他送进那么不舒服的地方。
“是啊,为什么呢?”他偏头看着我问道。纤细的手一遍又一遍从我的鼻尖抚至我的尾根。
他以为这样我就看不到他悄悄在哭。
哈,太幼稚了。
他说的话倒是一点不幼稚,要是现在有人问我当初为什么会走上“魂兽”之路,我好像也没有办法给出答案。
为什么呢?...

3 22

孟章:仲爱卿,你不会也觉得那个像我吧?
仲堃仪:怎么会呢王上荧光绿头发什么的太不可思议了还是黑板绿比较好当然翡翠绿也不错……
孟章:为什么我感觉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仲堃仪:有吗?这些都不好的话那么闷青怎么样?
孟章:😡……将仲大夫贬为通事舍人!

2pEG画风注意→TS脸的葱和阿绅脸的土😉

7 11

Pad版的lofter怎么上传多张图片啊?!!!!!!!(摔—

4

【马列】
一匹莫澜😉

1 3
 
1 / 5

© Null | Powered by LOFTER